注册 登录
中国风景园林网论坛 返回首页

张斌的博客 http://nbbs.chla.com.cn/?800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中国时代”的风景园林建设杂说

热度 8已有 1242 次阅读2012-4-5 01:38 |个人分类:我胡乱的想| 风景园林建设, 纯粹, CCC

    在金融危机的世界风潮中,中国以独有的姿态傲立全球,让包括本人在内的国人自豪感日增。建筑界,业余建筑工作室的王澍获评2012年度普利兹克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种种迹象表明,21世纪的“中国时代”似乎已拉开帷幕。我国的风景园林建设不应该错过这个机遇。

    我国总量超群的GDP除以16亿人口,结果表明我们还不算发达,因此,“十二五”规划中“扩大内需”仍是重点。照我理解,要扩大内需,首先得有钱花,其次是能花钱,风景园林建设与这一目标相吻合。风景园林事业旨在为管护、营造人类美好境域,其建设是可持续的、具有人类道德和精神价值的。因此,国家理应加强风景园林建设,为更多的民众提供参与建设的机会,确保“有钱花”;更多美好环境的形成,反过来可以促进人们的文化休闲需求,提供“能花钱”的机会。

    就我国的风景园林建设现状而言,看似风生水起,实质欠账甚多。其一,建设力度“贫富不均”:城市优于村镇,重点区域优于一般区域;其二,价值观“良莠不齐”:诸多风景园林的“形象价值”超过“生态价值”,“经济价值”大过“文化价值”。其中的病理是风景园林的本质被曲解或扭曲,其中固然有甲方(包括官方)意志,我等“风景园林人”也脱不了干系。如果要说当前的风景园林建设与“扩大内需”之间联系,可以简述为“挣钱挣得不怎么纯粹,花钱花得不那么舒心”。

    说到“纯粹”,可以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美国为例。在80年前,也就是20世纪30年代,美国还闹过经济“大萧条”,走马上任的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开出了一剂“药方”——以风景园林建设救国。在数年间,美国全国范围内建设国家公园,动用人力250多万,而且都是青年劳力,成立了地方资源管护军团Civilian Conservation Corps (CCC),他们以艰苦卓绝的方式种植了大量树木,修建了为公众服务的道桥、露天营地、宿舍和公厕等。青年劳工每月的工资30美元,除留下5美元自用外,剩余的25美元寄回贴补家庭,维持了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尊严和希望(这种景象与当下文化中的“美国”实在相去甚远)。无独有偶,山西晋商也有类似的做法,在饥荒年代,为给缺米下锅的街坊一口饭吃,但又不能采用有损尊严的施舍方式,于是就招工兴建祠堂或戏楼,采用支付工钱的方式予以救济。看来,通过扩大建设,增加就业机会的做法世界通用。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美国的国家公园,还是晋商的祠堂戏楼,都是以公益建设为主,而非商业或“形象”目的,其建设成果利于当代,福及后世,这便是我认为的“纯粹”。

    在“中国时代”的序幕中,我以为国家应该加大投入,建设生态的而非“形象的”、文化的而非商业的,服务全民的而非“垄断”的风景园林。比如,在我国西部和西南的乡村地区中,存在大量不宜人居但却有丰富自然景观的区域,可以考虑通过国家的力量,实现宜居动迁和自然景观管护。类似的建设应该不失为一种可持续的“扩大内需”方式吧?

 

附:有关美国的Civilian Conservation Corps (CCC),下文资料源于:http://www.parks.ca.gov/?page_id=24897

CCC crew in 1934 hewing sugar pine at Cuyamaca Rancho into picnic table tops.

CCC and State Parks

Over seventy-five years ago, the United States was in the midst of the Great Depression. After the stock market crashed in 1929, the slumping economy pummeled American workers. Tens of millions lost their jobs; others took lower paying work simply to scrape by.  By 1933, desperation and poverty were wide spread, with no end in sight.

Soon after taking office, President 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 proposed a “civilian conservation corps” as part of his New Deal to lift America out of the Great Depression. In a March 21, 1933 speech to Congress, FDR envisioned a peacetime army composed of unemployed men, who would engage in: “simple work …confining itself to forestry, the prevention of soil erosion, flood control, and similar projects.  More important, however, than the material gains, will be the moral and spiritual value of such work.” 

The Emergency Conservation Work Act of 1933 created the Civilian Conservation Corps (CCC) to give young men across the nation the opportunity to do useful work and support their families.  The CCC also provided access to education and medical care.  But most important, it restored dignity and hope to millions of Americans.

Between 1933 and 1942, the Civilian Conservation Corps made an enduring impression on California’s state parks.  Before the Great Depression, California had designated thousands of acres as state parks, but lacked the funding to develop them for public use and enjoyment. By 1935, California hosted more than 30,000 CCC enrollees, including about 7,400 working in state and national parks.

The men of the CCC built bridges, roads, and trails, utility systems and campgrounds, restrooms, visitor centers, staff housing, and other facilities that made it possible to open up the state parks to public use.  They also erected more elaborate features such as recreation halls, open-air amphitheaters, museums, and lookout towers.  At its peak in the mid-30s, the CCC invested nearly $2 million per year in California’s state parks.

National Park Service architects designed the new state park facilities in the “Park Rustic” style, emphasizing the use of native stone and timber to create buildings and structures that complimented the landscape.  Building from the ground up, Park Rustic architecture employed minimal detail or embellishment, highlighting instead the natural beauty of the building materials and the local settings, as well as fine craftsmanship. 

The CCC built some 1,500 structures and landscape features in California State Parks during the 1930s.  Many survive, although some are now in dire need of repair and rehabilitation. The California State Park System owes its signature look to the thoughtful designers of the National Park Service.  And the people of California owe a debt of gratitude to the men of the CCC, whose labor, strength, and enthusiasm forged the unique character of California State Parks.  As long as we treasure and preserve these monuments to our heritage, they will continue to enrich and inspire generations of park visitors.

 


路过

雷人
2

握手
5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回复 NEFU-LA 2012-4-5 19:22
  
回复 shixiaogou 2012-4-6 05:12
就目前的实际看,做不到像你所说的“建设生态的而非形象的、文化的而非商业的.....园林”那样,当今所有的建设项目目的只为赚钱。倘能多一点为老百姓想的话,房价就不会那么高。土地资源已成为政府经济重要来源。上海土地可以拍卖到几万元一平方米。只是个怪事。拍下来的钱为百姓了吗?一张汽车牌照拍到6万元,只钱有用给老百姓了吗?纯属是国有资源成了一部分人的私人赚钱的资源。而这一部分人就是“管”商。
回复 张斌 2012-4-6 20:27
是的,同意前辈所说。
所有问题都可以或直接或间接地与权力联系在一起。
那么,革命吗?我不赞同,骨子里我是属改良派那一类。
改良,以草民如我这般的人只有说说想法,提提建议。
提建议的多了,就有改良的可能。
只有愤怒,是不够的。
黑色,不是这个世界的唯一色彩。
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之所以谈到美国,倒不是说美国的月亮都是圆的。
但其国家公园系统的建设确实是当时的“一轮明月”。
照亮美国风景园林“夜空”的,
不止总统罗斯福,
还有约翰·缪尔(John Muir)、吉福德·平肖(Gifford Pinchot)、斯蒂文·马瑟(Steven Mather)、奥尔布赖特(Horace M. Albright)等,
他们在投身国家公园建设的姿态是“纯粹的”。
回复 景园小虾米 2012-4-7 01:06
张老师,那您觉得现在的风景园林师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呢,是“纯粹”吗?
回复 shixiaogou 2012-4-7 06:40
革命没想过,革来革去革到现在又怎样呢?中国那么多园林文化遗产他的前生不就是帝皇、官宦、有钱商之人的私人庭院吗?他们权钱并用为自己造福,最后留给了后人,现在是后人权钱并用为己赚钱。纳税人想去看看看不起呀,门票把你拦在门外。还能想象投资建造为百姓的园林?
回复 张斌 2012-4-7 10:53
说到门票,美国黄石国家公园25美元,生活可比价与我国的人民币25元差不多。
九寨沟门票旺季220元,淡季80元。
可见我国的风景旅游资源是经营性使用,而美国国家公园是福利性使用。
国家力量在公共资源的利用中基本无作为。
这就是需要改良的部分。
更糟糕的是城市绿地建设中的重复建设、“形象”建设,浪费了不少钱财。
如果说私人的空间我们只能用道德来评说,
公共空间动用纳税人的钱则可以用法律、法规来监控和督促,
这也是需要改良的。
这种改良是迟早的事,哪怕目前还不甚明朗。
回复 张斌 2012-4-7 11:02
回 小虾米:
风景园林师最重要的品质是否是“纯粹”,我没把握。
但至少是很重要的。
风景园林人不是圣人,也需要为稻粱谋。
但如果出于生活的目的,而放弃了道德的追求,则是糟糕的。
我们不能保证做的每件事都有德,但一辈子都缺德则可能让人不齿。
所以我有个谬论:有时候不得不龌龊一下手,但不能肮脏了心。
回复 shixiaogou 2012-4-7 14:32
天然资源原本是所有纳税人都可享受的,当然收取一定的维护费用无可厚非,问题是天价,又不好好维护,只收钱不作为,还让私人来经营,景区周边杂乱无章,开发一处遭殃一处。表面上地方经济是搞上去了,实质上把子孙们的资源提前消费了,将来子孙们怎么办。当然现在的人都只顾今天,决不会想到明天,更不会顾及后天。活着的为享受造别墅,住大房,死了的要大墓地,活人、死人都占地,到时候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回复 张斌 2012-5-3 21:43
呵呵
我们这4月初的帖子,竟然与5月1日的央视《新闻1+1》主题不谋而合
实属偶然,也算必然

摘文如下:
——公园应该姓“公”!

  解说:2002年杭州西湖,2010年南京玄武湖,零门票景区的推出旅游能否成为民众福利?《新闻1+1》今日关注,耍不起的小长假!

  演播室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前一段时间,有一个段子是这么编的,说某国的网民跟中国的网民针对国土问题在网上吵了起来。后来该国的网民一怒之下说我要打到北京,中国的网民非常淡然地回应到,就你那经济水平,你交得起过路费吗?这两天又有新的段子在流行,针对是中国古代大诗人李白,说李白要是活在今天的话,估计一大半以上他的诗是根本写不出来的,因为名山大川的门票他根本买不起,现在门票已经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吗?这不,五一之前的时候流行逃票攻略,我们来看,景区收费站有很多的逃票攻略,包括翻过去,蹭过去,还有爬进去。有明眼人向指南一样,旅游指南在网上给大家提供各种各样的招数,于是非常非常地热。怎么着,门票已经贵到了要逃票这样的地步吗,难道我们的公园不再姓公了吗?
来源:http://politics.caijing.com.cn/2012-05-02/111834378.html
回复 shixiaogou 2012-5-5 07:21
张老师话有道理,白岩松的话印证了你是对的。老百姓也多知道你们是对的。可有何用呢?政府给了个老百姓说话的平台,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比文革是进步了,也聪明了“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你讲你的,我涨我的,各得其所。讲话得发了些怨气的场所,比憋在心里舒服些,涨价的得实惠--钱。政府又做好人,又得财政,双赢。还是老百姓被愚弄了。
回复 张斌 2012-5-5 09:52
前辈所言极是。
元人张养浩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这也符合达尔文的生物生存法则,百姓肯定在金字塔的底端。
这不仅是封建王国的法则,在现代社会也同理。
华尔街的“我们是99%”,也能说明“兴亡百姓苦”。
底层的力量从本质上讲,是最有力量的,
因为“水可载舟,水可覆舟”。
央视的发言,肯定超过你我的声音。
央视的这段发言多少代表了来自底层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多了,便可促进改良。
改良不成,就有革命的可能。
回复 shixiaogou 2012-5-5 19:15
改良、革命都已是说说而已。改良是上层的事,老百姓没可能,就现在的听证会几个百姓代表也是帮主办方的。革命那更是是一部分上层人不满另一部分上层人借百姓之手为他买命而已,历来如此。成功了一阵子百姓得点小实惠,到后来还不是老样子。只要权利、财富在一部分人手里、没有百姓的真正民主可以监管只帮人,百姓只得听命也。
回复 shixiaogou 2012-5-5 19:23
国际歌有句歌词“从来就没有什麽救世主,全靠我们自己”,涨价吧、我不去了!不吃不行,要饿死,不看总不会死吧!老百姓真傻,花那么多钱逗一圈啥意思,休息日还不如在家搞点好吃的,休息好了明天去赚更多钱不好吗?
回复 shixiaogou 2012-5-5 19:37
作为一名园林景观设计教师理应多看看,可教师这点待遇能看几处!看了又怎样?你课讲得再好,论文写得再好,又有何用,还不如人家台上小丑一下拿的钱多。几句俏皮话可以成名人,成名誉教授、办学校、高收入、这浮躁的社会已没是非准则。悲哀也!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 中国风景园林网--园林论坛 ( 京ICP备08009835号 )

GMT+8, 2016-12-8 23:18 , Processed in 0.02754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